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专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 2018-11-23 04:19 字号:【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专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:国有资本是稀缺资源 应缩短战线

  11月16日,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“2018第七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”在成都盛大举行。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高端经济论坛之一,本届峰会以“问道高质量 增长新动能”为主题,吸引了800位上市公司高管、学者专家、基金大佬齐聚蓉城,共话新趋势下的中国未来经济增长之道。

  当下的中国经济,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。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“顶梁柱”,国有企业肩负着引领经济转型、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任。在这一背景下,如何提升国有企业的市场竞争力?如何让国有资本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?许善达对此进行了长期的观察和研究,认为破题的关键在于国有资本应该有所为以及有所不为。

  NBD:今年以来,国资监管层多次强调国企聚焦主业的重要性,您对此怎么看?

  许善达:现在关于国企应该聚焦主业,党中央国务院,包括国资委,已经在陆陆续续提出更严格的要求,而且也采取了一些推进措施。比如说,中航工业集团主业是做飞机的,原来也做中航地产,但是后来把中航地产划给保利集团了。都是央企,都是国有资本,但是做飞机的不要去搞地产,把这部分地产资源划给保利集团,让专业搞地产的去做就行了,这就是一个局部的调整,就是要聚焦主业。

  NBD:刚才您谈到混合所有制改革,在您看来,落实混合所有制的过程中,应该注意什么?

  许善达:混合所有制改革是调整布局的一个手段,主要看怎么调。经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后,国有资本与其它股东之间会形成各种各样的股权关系,有的完全退出,有的退出控股地位,有的仍然保持控股,一部分降低了持股数量,从绝对控股变成相对控股,一部分保持绝对控股等等 。

  对于涉及到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,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这类企业,比如说污水处理、自来水供应、居民用电、暖气、热力等,国企至少要有51%的控股,因为这些服务的价格不能完全交给市场来决定。曾经有一个城市,把污水处理公司全卖给了外资,后来城市在发展中开发了一个新区,需要污水处理,就找这个外资公司,说你得增加投资,在那个新区搞一套污水处理系统。结果呢,外资说我们不搞,因为我们计算过了,如果投资这个我们会亏损。但如果是政府控股来做,就有一份责任在。所以,要把国有资本集中到很难在市场融资,民营企业不愿意投资或者没有资源投资,政府不干不行的领域中去,政府先把这个做好。

  另外,对于完全可以市场化的,可以让政府相对控股,或者完全放开,退出到别的地方去。我们调查的时候发现,有的城市中还有国有资本在做水产,在卖鱼。能源财经不卖鱼能至于把国家影响了吗?还不如把国有资本就注入到特别缺乏资本金、资产负债率很高、难以在市场融资的国有企业中去。这样既能满足国有资本控股的要求,又能通过资本金的转移降低企业负债率,筹钱也会更容易。所以,混合所有制是调整布局的一个手段。

  调整的最大的一个好处是什么呢?就是我们国有资本是稀缺的,但是现在部分国有资本分布在那些与国计民生关系不大的地方。一方面,有很多非得国有资本干的事,资本金不足,融资融不进来,负债率很高,融资成本又很高,导致发展慢。而另一方面,又有很多国有资本其实是放在了那些跟国计民生没多大关系的地方。如果把国有资本布局调整一下,缩短战线,更加集中,那么那些非干不可的事就会发展得快,质量还好。可干可不干的让给民营资本去做,相信也会做得好。这样一来,就会提高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效率,我觉得这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最终需要实现的目标。如果最后能达到这个结果,说明改革比较成功。

  许善达:我们说聚焦主业,不仅国有资本,民营资本也一样,关键在于要增加主业的科技含量。比如同样是做西服的企业,高档西服就比低档卖价更高;比如做鞋,我们过去是制鞋第一大国,做了很多鞋,但都是很普通的鞋,而看看英国、意大利的这些皮鞋公司,一双鞋比我们可以多卖很多钱。所以,我觉得需要靠增加科技含量去竞争,而不是仅仅靠扩大产量,这个应该是我们国家下一步发展的重点。

  我再讲一个很典型的例子,曹德旺先生的福耀玻璃,他做汽车玻璃,但是几年以前已经朝着提高科技含量的方向在做了。我们去参观,他生产的一块前挡风玻璃要卖一万多美元,我说,一辆车才卖多少钱,你玻璃怎么卖这么贵?原来,那个厚玻璃有电阻丝,如果遇到结冰了,一通上电,冰就化了。以前,前挡风玻璃是没有电阻丝的,因为会影响视线。他就研究出一种特别细的电阻丝放在这个前挡风玻璃上,夏天晒,冬天冻,这个电阻丝还不裂不断。在北欧、在中国东北这种地方,使用这种玻璃的车就非常受欢迎。其实,一块玻璃还是一块玻璃,产量上并没有增加多少,但是增加了科技含量,每块玻璃的价值就提高了。

  NBD:您一直提倡科技含量的重要性,但我们也注意到,长期以来国有资本更多是在传统产业领域中深耕,对数字经济、科创产业等新兴产业的关注程度还有需要提升的空间。在现代经济向智能化、科技化方向迈进,追求高质量发展的时代背景下,国有资本应该如何来体现在新经济时代的价值?

  许善达:首先,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传统行业的内在价值。比如说钢材是传统行业,但是实际上钢材的科技含量是很高的。我到日本的新日铁去参观过,它那里生产的汽车钢板,表面还有一层和钢粘合的涂层材料,当钢材弯曲360度的时候,那个涂层跟钢材中间没有裂缝,有点水气的时候,也不容易生锈。所以,并不是说钢铁行业就是落后的,而是看它朝着哪个方向努力。比如渤海钢铁集团,这么大的资产规模,却破产重组了,为什么呢?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在于产品提档升级不够,没有市场竞争力,如果只是依靠负债谋发展,就容易出问题。

  所以,不能简单地去认为传统行业就是落后的,在任何一个行业,不管生产什么东西,都可以提高科技含量,就看你的判断对不对,你的选择对不对,要去准确判断,产品和服务需要怎样发展才能更好地满足市场的需要,满足社会的需要。我觉得这个是现在所有企业家都要好好研究的,而并不是说好不容易挣点钱,就去做点非主业的东西。

  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,离不开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进一步完善。今年7月30日,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》,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,实行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。许善达表示,在这项改革往前推进的过程中,会带来运行机制、管理思想的转变,需要多方参与主体逐渐适应新体制。

  NBD:国企改革过程中,也会出现央企和地方国企之间,地方国企和地方国企之间的整合,方式有兼并重组、交叉持股、财务投资等等。国有资本资源内部流动和配置的过程中,有哪些是需要注意的?

  许善达:其实国有资本是划分级别的,有央企,有省企,有市企,有县企等等。从市场角度说,我觉得无论是哪一级,改革的目标是什么呢,就是要让相当一部分国有资本,由投资运营公司来管,而不是由政府直接管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明确提出,要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,以管资本为主来加强国有资产监管。从这个方向来说,无论是哪个级别的国有企业,将来都应该由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来管,而不是政府,这个改革是非常有实质性价值的。

  许善达: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改革现在还在试点,核心的问题仍然是股东的权利问题。在这个改革中,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身份是企业股东,只有股东权利,这个是本质。国资委属于政府部门,除了股东权利,还有行政权力。那么现在改革,就是要把股东的权利给拿出来,由国有投资、运营公司来管,投资、运营公司没有任何的行政权力,就单纯当股东。股东怎么行使权利呢,那就通过董事会、股东大会。董事会你有多少席位你就投票,股东大会你占多少股份你就投票,你只有这个权利,没有超越之上的行政权力。

  另外,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真要管企业,还有一个去行政权力的过程。有的投资运营公司的领导还不大适应股东这个身份,因为股东只能投票,不能再对企业发指示了,也不能对企业进行审批了。这个改革往前推进,需要多方参与主体都能逐渐适应这种新体制,不但管理者要适应,企业也要适应。我觉得,咱们方向定了,也做了试点,但要完全把这个体制运转得很成熟,仍然还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X
  • 2